光大證券前董事長薛峰被調查,或涉明星跨國並購案MPS事件

第一財經記者從權威人士處了解到,光大證券前董事長薛峰,已於數月前被有關方面帶走調查,核心事由可能涉及此前沸沸揚揚的明星跨國並購案——暴風集團收購英國體育版權公司MPS( MP&Silva Holding S.A.)事件。

MPS項目在2019年2月爆出風險,兩個月後,薛峰辭去光大證券董事長,此後有關薛峰的最新情況未見諸報端。知情人士透露,薛峰辭職後一直抱病協助調查MPS事件。

MPS收購事件另一關鍵主角,暴風集團實際控制人馮鑫,兩年半前即已被公案機關采取強制措施,其最近更新消息還在一年前——馮鑫因涉嫌與向非國家工作人員行賄罪,案件被公訴至法院。目前其案件仍未公開審理。

馮鑫系被光大證券總部所在地的上海市靜安區檢察院提起公訴,案件亦由上海市靜安區法院審理。當時記者了解到,馮鑫案發與光大證券報案可能有關。

馮鑫主導的MPS收購案,讓僅為配角的光大證券承受了近50億元的風險敞口,截至目前,光大證券為MPS收購案合計計提的預計負債已達45.52億元。

由於案件涉及向國外機構調查取證,薛峰案和馮鑫案進展緩慢。

為MPS項目承擔損失近50億元

薛峰主政光大證券,始於光大證券2013年8月發生的“816烏龍指”事件發生後4個月。至其2019年辭去董事長一職,作為光大證券實質的“一把手”,任職時長隻有五年。

據履歷,薛峰自2014年1月起任光大證券總裁,於2016年11月起兼任光大證券董事長,董事長、總裁“一肩挑”。

2017年10月,薛峰辭去總裁一職,保留董事長職位。2019年4月MPS事件風險爆出後,薛峰辭去光大證券董事長。

成為一名‘“素人“後的薛峰,被要求配合MPS事件的調查 。

令體育界和資本界震驚的MPS收購案件,肇始於2016年5月。彼時,光大證券子公司光大資本,與暴風集團共同設立SPV(特殊目的載體)——上海浸鑫投資咨詢合夥企業(有限合夥)(下稱:光大浸鑫),以2.6億元撬動52億元資金,收購了境外體育傳媒公司MPS 65%的股權。

這52億元收購總金額,是一個結構化的資金組合。根據光大證券此前披露的信息,光大浸鑫共募集資金52億元,其中優先級出資人民幣32億元、中間級出資(即夾層資金)人民幣10億元、劣後級出資人民幣10億元。

此前第一財經記者了解到,中間級出資10億元,主要由馮鑫負責募集。馮鑫出事,可能事關向光大證券相關人士行賄,以及在這10億劣後資金募集過程中的行賄行為。

此前媒體曝出,2019年MPS案牽出光大資本一位負責MPS並購項目的關鍵人物——光大資本投資總監、國際並購業務負責人項通,因涉嫌收受賄賂被批捕。

2016年項通新增成為馮鑫個人控制的暴風體育(北京)有限責任公司(下稱:暴風體育)董事,目前仍未退出。

光大浸鑫作為劣後方,在整個盤子裡僅出資6000萬元,但光大浸鑫與優先級合夥人簽定了《差額補足函》,向兩名優先級合夥人兜底,全額補足後者不能實現退出的差額部分。

兩名優先級合夥人分別為招商銀行和華瑞銀行,作為優先級合夥人分別出資28億元和4億元。

因未在收購時設置競業協議,MPS三大創始人套現後堂而皇之另立門戶。從2017年下半年開始,MPS接連丟掉意甲、法甲版權,並因無法支付保全費被告上法庭;2018年10月,MPS被英國高等法院宣佈被判破產清算。

此後兩名優先級合夥人依據《差額補足函》起訴光大證券。2020年8月,光大證券發佈公告,其子公司光大資本被判決向招商銀行、華瑞銀行合計支付35.16億元。

從2018年至2020年,光大證券連續三年年報為MPS項目計提預計負債,三年分別計提金額為14億、16.11億元、15.50億元,合計為MPS項目承擔實現損失45.52億元。

被偏愛的有恃無恐

薛峰本科系山東大學中文系畢業。碩士和博士為東北財經大學畢業,系時任光大集團董事長唐雙寧東北財大校友及手下愛將。薛峰自央行和銀監會就跟隨唐雙寧。據媒體報道,其在任期間,工作敬業,時常早出晚歸,甚至多次在辦公室暈倒。

但薛峰在光大證券的“一言堂”行事風格,在公司內部頗為詬病。

MPS案件,至於存在兩項違反收購案的常規操作。光大浸鑫以6000萬超額收益機會和52億盤子的管理費,僅有馮鑫個人的一紙兜底協議(馮鑫持有的上市公司暴風集團股權,甚至未質押給光大資本,主要質權方隻有招商銀行),卻需要面對近50億元風險敞口,風險和收益明顯不匹配;其次,被業界廣為詬病的是,光大浸鑫也沒有與對手方簽訂收購的標配文件——“禁止競業協定”。以致MPS三名創始人另起爐灶後,中方尤為被動。

據記者此前了解到,MPS項目中,光大資本雖然隻出資6000,但承擔的風險高達50億,如此重大的項目,並沒有拿到光大證券的總裁辦、黨委會、董事會審議。“程序被繞開了”,有知情人士透露。

在光大資本內部,MPS也曾被多名投票成員投出“棄權”票。記者了解到,一些對此案表達異議的人士,因此事先後離開光大證券。

但光大資本由薛峰愛嫡系人馬主政,薛峰對光大資本的偏愛,令MPS最終強行通過。

事實上,不僅是對光大資本的偏愛,薛峰對MPS項目的偏愛,也是“溢於言表”。以致於有“喧賓奪主”之謙——收購者馮鑫退為配角,而光大浸鑫在MPS收購的風頭,甚至蓋過了馮鑫。

另外,據第一財經記者了解,近日通報接受調查的光大證券債務融資總部總經理、投資銀行總部總經理杜雄飛,系薛峰“鐵桿”。

據黑龍江省紀委監委網站11月17日消息,杜雄飛涉嫌嚴重違紀違法,目前正接受中央紀委國家監委駐光大集團紀檢監察組紀律審查和大慶市監察委員會監察調查。

履歷顯示,杜雄飛於2013年6月至2014年9月,擔任光大證券固定收益總部董事總經理,隨後即升為固定收益總部總經理 。

據了解,在光大證券的職級體系中,董事總經理相當於業務崗列,但總經理則是行政管理崗序列,是某一業務板塊的“一把手”。杜雄飛跳過了副總這一級別,直接升為總經理。“這在光大證券的人事歷史上,還是很少見的。”一位光大證券內部人士告訴記者。

據記者掌握的信息,薛峰被調查與杜雄飛被調查,這兩樁事件存在先後和因果關聯,但杜雄飛所涉案情或與MPS事件無關。

兩年多來,光大證券人事持續動蕩。據記者了解,隨著MPS事件的爆發和調查深入,後續人事動蕩可能還在發酵。

光大證券沒有坐以待斃,海外訴訟已經開展。2021年6月,近日,光大證券發佈公告稱,浸鑫基金的境外項目交易主體JINXIN INC.(開曼浸鑫),已經在英格蘭和威爾士高等法院,向MPS公司原賣方股東卡多·席爾瓦(Riccardo Silva)、安德烈·拉德裡紮尼(Andrea Radrizzani)等個人和機構提出欺詐性虛假陳述以及稅務承諾違約的訴訟主張,涉案金額約為6.61億美元,約合人民幣逾42億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