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識普及】解密PEP評估-譜系兒童能力評估,你了解多少?

自閉癥越早發現、越早幹預,效果就越好。

在自閉癥幹預的早期是沒有專門針對ASD兒童的評估工具的

在自閉癥幹預的早期是沒有專門針對ASD兒童的評估工具的,直到1979年心理教育評估(Psychoeducational Profile,PEP)的出現,PEP於2005年最終被修訂為PEP-3,作者為艾瑞克·修普勒(Eric Schopler)博士等人,艾瑞克·修普勒是自閉癥幹預的國際先驅,也是結構化教學(TEACCH)的創始人之一。

PEP(Psychoeducational Profile,心理教育評估)是美國北卡大學艾瑞克·修普勒(Eric Schopler)教授等人主持的——自閉癥及相關溝通障礙兒童治療與教育 (Treatment and Education of Autistic and related Communication Handicapped Children, TEACCH)項目中研發的評估工具 ,是第一種專門專門針對ASD兒童的評估工具,於1979 年發表,1990年發佈PEP -R(修訂版),2005年發佈PEP-3版,目前經常采用的PEP-3(第三版)中文版,是由香港協康會於2009年翻譯引進。

PEP各版本介紹

初版 PEP

Psycho-educational Profile, PEP 包含功能發展量表和病理量表兩個分量表。功能量表有95項評估內容,包括7個方面技能:模仿、感知、大小肌肉能力、手眼協調、認知理解、語言表現及行為;病理量表需評估44項,包括5 個領域:情感、人際關系及合作行為、遊戲及材料的嗜好、感覺模式和語言。

兩份量表均由專業醫生或教師完成,評估者向兒童說明任務,觀察、記錄兒童的反應。

PEP-R

PEP-R 的產生是在美國通過 IDEA 法案的背景之下。與初版相比,PEP-R 有以下變化:

PEP-R 增加適合2歲半兒童的評估項目,並將初版 PEP 補充評估項目中的“較高要求”和“較低要求”的一部分正式納入 PEP-R,總共增加32個項目。

加強了對認知和語言的評估,同樣也刪除初版中困難項目 61B。

病理量表由44項變為43項。合並了情感和人際關系的行為領域,轉移了4項原屬於感覺病理范疇至發展領域的項目,增加3項對不同種類強化物反應的評估項目。

Hanna(1992)、Wiese(1992)、Tindal(1995)等研究者認為 PEP 和 PEP-R 用於心理測量的信效度不夠好,之後的修訂對此做了完善。

PEP-3

PEP-3 是 PEP 第三版,適用於生理年齡介於2歲~7歲半或生理年齡7歲以上但發育年齡6個月到7歲之間的兒童,用於評估自閉癥和溝通障礙兒童的技能和行為。

PEP-3分為兩個評估包-客觀評估包(現場測試)和照顧者報告包(家長問卷)。

1.客觀評估包:包含3類,共10個分測驗,172個測驗項

溝通技巧

包含認知口語/語前 、語言表達 、語言理解 3 個分測驗

認知口語/語前:共34項;集中於認知和口語記憶。當中項目量度解難能力,口語命名,排序,及視覺肌動統合。項目例子包括:砌圖、尋找隱藏的物件、重復句子及重復數字等。

語言表達:共25項;量度兒童以說話或動作表達自己的能力。項目例子包括:要求食物或飲品、運用眾數的字眼、大聲讀出字詞或句子及說出大和小的形狀。

語言理解:共19項;量度兒童理解說話的能力。項目例子包括:指出測試員說出的顏色、身體部位、辨認文字及以動作展示某些動詞的意思。

運動技巧

包含精細運動 、粗大運動 、視覺動作模仿 3 個分測驗

精細運動:共20項;評估兒童協調身體不同部位的能力。這些測驗項目顯示一般年齡達三至四歲的兒童均能掌握之生活所需的能力。這些項目包括吹肥皂泡、前三指抓握或剪刀式抓握、把珠子從絨毛體上移除及在線體內塗顏色。

粗大運動:共15項;評估兒童控制自己身體各部位的能力。項目例子包括雙腳交替走上梯級、用杯子和飲品而不溢出、將物件由一隻手轉交至另一隻手及擺動穿上珠子的繩子。

視覺動作模仿:共10項;評估兒童在視覺及肌動項目上的模仿能力。正因為模仿與語言有基本的關系,這個副測驗對自閉癥有重大的意義。若要學習文字,兒童必須願意和有能力去模仿。項目例子包括:模仿小肌肉和大肌肉的活動及模仿使用物體的正確方法。

行為評估

包含情感表達 、社會互動 、 動作行為特征 、口語行為特征 4 個分測驗

情感表達:共11項;評估兒童表現恰當情感反應的程度。項目例子包括:運用面部表情或身體姿勢去表現感受,在測驗中顯露出適應程度的恐慌及享受被測試員瘙癢的遊戲。

社交互動:共12項,評估兒童與其他人的社交互動情況。項目例子包括:向測試員引發社交互動,與測試員有共同的興趣及專註,符合測試員的要求及保持眼神接觸。

動作行為特征—非語言:共15項:評估自閉癥兒童特有的觸覺和感知行為。自閉癥兒童對物體的某部分顯得持續地全神貫註,以及作出重復和公式化的行為表現形式。項目例子包括:評估兒童如何把玩測試的物料。對聲音做出反應及嘗試食物的味道。由於未能通過的分數是以負面分數顯示出來(如:不恰當地作出反應,對積木表現出怪異的和過多的興趣),因此得分高代表沒有這些行為的表現,而得分低則表示有這些行為的出現。

口語行為特征:共11項,評估兒童恰當地說話,如很少重復或有玩聲的表現。項目例子包括:重復字詞或短句,發出沒有意思或難以理解的聲音及運用怪異的語言或自創語。跟“動作行為特征—非語言”分測驗相同,得分高代表沒有這些行為的出現,而得分低則代表有這些行為的出現。

2.照顧者報告:包含 2 個臨床部分和 3 個分測驗

臨床部分—照顧者估計兒童當前的發展水平和在不同診斷類別內的問題嚴重程度

分測驗— 異常行為 、自理能力和適應性行為,共38項

AAPEP

Adolescent and Adult Psychoeducational Profile, 該量表是為青少年和成人自閉癥人士設計,圍繞社區生活的多方面,主要評估工作技能、獨立技能、休閑娛樂技能、工作表現、溝通能力、人際關系等能力。量表由直接觀察、家庭和學校/工作三份量表共同組成,分別由實施測試者、訪談家長和教師完成。48道測試題。

總體來講,不同版本的PEP適用年齡隨著評估條目模塊的調整和常模的更新而有所差異,如PEP-R適用6月~12歲兒童,PEP-3適用2歲~7歲6個月兒童。

中文版 PEP 介紹

PEP-3香港修訂版

2009年,PEP-3 中文版經美國北卡羅來納州大學 Division TEACCH 授權香港協康會(Heep Hong Society) 出版。香港協康會就PEP-3中文版進行了信度和效度研究,證實是一套可靠有效的評估工具,適用於中文自閉癥兒童。

研究建立了香港自閉癥兒童和一般兒童的常模數據。自動計算分數並按照評估結果列出建議的訓練目標,進而為兒童設計個別化教育和訓練計劃。香港協康會編制了0~6歲正常兒童發育情況的《兒童發展評估表》,作為評估參考。

臺灣版PEP

臺灣地區有關PEP 的研究最早可見於學者張正芬(1984)發表的論文《自閉癥、發展障礙兒童 教育診斷─PEP 簡介》。此後,隨著PEP量表修訂版的問世,PEP-3在臺灣也完成了中文繁體版的修訂,並展開了對其作為良好工具的信度、效度、反應度等測量。薑富美等人在2010年對 PEP-3 特性的研究分析表明,完全引進 PEP-3 要有所慎重,需要建立適合臺灣地區的版本和常模數據。

C-PEP

C-PEP 是中文簡體版PEP量表。從1995年引進至今,經過多次修訂並建立了本土化常模數據。

C-PEP 是以 初版PEP 為藍本進行修訂,考慮到美國常模並不一定完全適用於中國,並未跟隨引進原版 PEP-3 。此外,初版 PEP 使用簡潔,PEP-3 相對項目繁多,花費時間較長;PEP-3 某些分測驗之間相關性較高,效度需進一步驗證。

C-PEP 在修訂中,針對涉及語言材料的項目,選擇了幼兒最早認識的16 個漢字進行替代;項目中所使用的圖片加以替換,更適合我國兒童認知水平;語言故事讀本在漢語文本基礎上加註漢語拼音。

C-PEP 包含功能發展量表和病理量表兩個分量表。功能發展量表由95 個項目組成,主要測量以下功能領域:

模仿:用於測量孩子的語言及動作模仿能力

感知覺:用於測量視覺和聽覺兩種功能,如目光追隨泡泡、拼圖註視、尋找杯中物、聲音定位等

動作技能:包括精細運動及粗大運動

手眼協調:主要與寫字及繪畫能力相關,如著色,臨摹,堆積木

認知表現及口語認知:以測試語言和認知為中心,需要語言理解。認知表現側重於表現或達成項目的能力,口語認知側重於對口語的反應能力。

病理量表由44 個項目組成,用來識別和評估兒童的病理行為及嚴重程度,包括以下5 個領域:情感、人際關系及合作行為、遊戲及材料的嗜好、感覺模式和語言。

PEP 分析評估結果需要使用年齡當量表,它是指PEP 量表給出的功能發展分數與相對應的年齡對照表。該對照表相當於PEP 的年齡常模表,在測得被試的功能發展得分之後,便可以在此表上查得PEP 的年齡當量(即發育年齡)。再將評分表上記錄的各項得分畫到功能發展側面圖和病理側面圖,可以直觀地指導個別化訓練方案的制定和行為矯正, 比較適用於個體差異極大、能力發展高度不均衡的自閉癥兒童的評估。

2015年,於松梅、賈美香等人的研究表明,修訂後的中文版C-PEP 具有良好的效度和信度,信度研究的結果與西方研究者的相關研究及我國香港地區學者的相關報道相吻合,可以作為我國自閉癥兒童臨床評估的有效工具。

PEP適用於孤獨癥及相關發育障礙兒童的個別化評估與矯治,提供目前患兒發育水平的有關信息,指出患兒偏離正常發展的特征與程度,為臨床醫生、特教工作者及家長制訂下一-步的個別化教育方案提供科學依據。

文章來源:孤獨癥知識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