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怕!在古代 女人都是這樣被閹割的 古代女性閹割圖片[圖]

古代有五大刑罰,即宮刑和墨刑。

其他四個說起來容易,但閹割是男女有別的,千百年來一直沒有搞清楚。男人還是單純的,用命根子,“咔嚓”一刀,緣分盡了。在20世紀70年代和80年代,走過鄉村街道的屠夫仍然知道這門手藝。

而這個女人,該怎麼做呢?估計很多人都糊塗了,所以不能用502膠水粘。況且古代也沒有這種萬能膠水。於是各種奇怪的解釋如雨後春筍般出現。

一、古書上說“宮,淫亂。男人引領潮流,女人有幽閉恐懼癥。”然後,顧名思義,有人把幽閉恐懼癥解釋為“女人在宮裡幽閉,出不去。”但是,這種方法有一個疑點,即與強加給男性的方法不對稱,與“學徒”的懲罰重疊。

包括性學家葉凌風在內的許多人不同意這種解釋。老葉在文章《幽閉笑談》中說:“在中國古代,對女性的閹割是通過手術來阻斷她們的下陰,這使她們變得不人道,因此得名‘幽閉恐懼癥’。今天某君誤會把自己變成了監獄,可謂一粒噴飯。”除了反駁,他還提出了自己的觀點:——操作。

至於操作,官方的老百姓還是眾說紛紜。

我們先來看看民間的。楚人壽《堅瓠集》裡有一個故事。清初,亳州有個儒生愛上了家裡的丫鬟,妻子嫉妒。知道後,她把蒜瓣砸碎塞進女傭的陰道,用針線把陰道口縫好。清代朱說,他親眼見過一件事。朱墩的流氓孩子沈,是個放蕩的村姑,妻子閔的好脾氣勸導被沈打了一頓。然後他拿了一個鉆頭,在他的嘴唇兩邊各鉆了一個洞,並用一把鎖鎖住了。

這種事情,可怕,想必無法普及,也就是在故事中,兩個被私刑處死的女人最終被平反,這說明民眾並不認可這種做法。

魯迅在《病後雜談》中也提到了“幽閉恐懼癥”。他說:“對於這種懲罰,從來沒有人提到過那種方法,但簡而言之,她從來沒有被關起來或縫起來。”而且,他還說:“我最近好像發現了一些事情。方法很猛,很合適,解剖學上也很合適,真的讓我很驚訝。”在這裡,他為我們提供了一個線索,縮小了葉凌風的范圍,那就是解剖手術。

從這條線索,我們可以找到兩種方法。

一個來自明朝的王。他說有一次遇到刑部的徐工,問他怎麼去閹割。徐說:“用木槌打女人的胸腹部,就是一個東西掉下來,把她家關了,就可以不撒尿了,人性就永遠浪費了。”根據這種說法,結合現代解剖學原理,很可能是子宮或產道前壁被木槌擊落,但問題是這兩個器官脫垂雖然可以阻止女性懷孕,但不能從根本上切斷性欲和性生活。

因此,另一位明朝人周琦有另一種解釋。他說:“如果幽閉恐懼癥進入浣熊的腸道,它就不會復活。”也就是說,像閹割豬牛羊一樣,有些地方不再生長。但是他說的話比較含糊,和他持相同觀點的徐書皮就小心多了。他說:“據說男人切斷了自己的潛能,女人有幽閉恐懼癥,她們都不知道幽閉恐懼癥的含義。今天,他們得到了它,但他們切斷了他們的肌腱,如制作馬和狗,以消除他們的欲望。”

然後徐書皮也說:“這是國家初期用的,女性往往死得比較多,不可行。”這樣,他不是胡說八道,胡攪蠻纏,他的可信度可能是歷代解釋中最高的。

微信掃碼關註

每天推送新鮮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