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上強大的匈奴後來去了哪裡,演化成哪個民族?一文說清緣由

關於匈奴的起源與結局都是謎,司馬遷在《史記》中說:匈奴是夏朝最後一任君主夏桀的後裔,夏桀有個兒子叫淳維,在夏朝滅亡前帶著逃到了北方,吞並一些北方部落,形成了匈奴族,由於北方特殊的地理環境,匈奴人形成了遊牧的生活習性。

夏朝的創立者是禹的兒子啟,是黃帝之後,而華夏同樣也是炎帝、黃帝、蚩尤之後,這樣說的話,匈奴與華夏是同宗同源的,隻不過生活在不同的地方,因為朝代的替換,而養成了不成的生活習性而已。

一、先秦時期的匈奴

匈奴從夏朝滅亡,周朝興起就開始生活在北方草原上,在整個西周與東周時期,就一直與華夏發生戰爭,戰國中期,趙武靈王胡服騎射改革後變得強大,打敗林胡與樓煩,還搶占了原本是匈奴控制的部分代地和燕地。

匈奴騎兵

戰國晚期,趙國名將李牧鎮守雁門郡,使用計謀一次性殲滅了匈奴十多萬人馬,這是匈奴在戰國時期敗給中原最慘的一仗,從此幾十年的時間裡,匈奴不敢南下侵擾趙國邊境,但隨後幾十年,秦始皇統一中國的戰爭在華夏大地激烈進行,匈奴趁此機會南下,占據了河套地區。

秦始皇統一天下後,在公元前215年命令大將蒙恬率30萬大軍攻打河套地區的匈奴,還包括內蒙古、寧夏、山西等地,蒙恬兵分四路,打敗了匈奴,並將匈奴從陜西北部的河套、內蒙古、寧夏、山西等地一路向北驅逐,最後將匈奴趕到賀蘭山脈及狼山山脈以西的地方,這個時候正值秦朝兵峰正盛,匈奴又是十幾年不敢南下。

秦始皇還命令蒙恬修建了長城,以防禦匈奴騎兵的侵擾,直到秦朝末年,秦始皇去世後,秦二世上臺,第二年,陳勝、吳廣發動了大澤鄉起義,整個華夏大地再次陷入混亂,先是3年反秦戰爭,然後是4年楚漢戰爭,劉邦統一天下後 ,又是幾年平定異姓王的戰爭。

冒頓單於

二、西漢與匈奴的戰爭

在平定異姓王戰爭中,韓王信因為在邊境對抗匈奴不力,受到劉邦的責備,因為害怕,就投靠了匈奴,並與匈奴聯合起來攻打漢朝,劉邦於是率領32萬大軍攻打韓王信與匈奴,因為中了匈奴單於冒頓的計,劉邦被匈奴40萬大軍圍困在白登山七天七夜,這應該是匈奴鼎盛時期的傾國之兵了,後來因為匈奴攻不下白登山,再加上漢朝援軍也快到了,所以匈奴索取了財物就放走了劉邦。

經此一役,劉邦認識到匈奴的強大,開始采取與匈奴和親的政策,韜光養晦,積聚實力後再對付匈奴,而從秦始皇統一六國後到劉邦建立漢朝這幾十年的時間中,正是匈奴崛起的時候,冒頓單於殺死了他的父親奪取單於之位,並帶領匈奴一步步強大,匈奴在幾十年的時間中,打敗月氏,迫使月氏西遷,收降了東胡、吞並了樓煩和匈奴另一部落白羊河南王,北方的渾庚、屈射、丁零、鬲昆、薪犁等部族先後臣服了匈奴。

漢匈和親

由此可見,匈奴也並非是單一民族的部落,而是融合了很多的北方部落,這些部落的來源已經說不清楚了,比如說東胡,東胡是和匈奴一樣古老的部落,是烏桓和鮮卑的祖先,樓煩則是北狄的一支,其部落中有很多騎兵參與了反秦之戰和楚漢戰爭,而丁零則是生活在貝加爾湖南與阿爾泰山之間的遊牧民族,這說明匈奴的勢力是四處擴張的。

匈奴鼎盛時期的控制范圍是南到河套地區與代地,北至貝加爾湖,西到阿爾泰山(今新疆北部與外蒙古國西部),東到鄂霍次克海與白令海,還控制著河西走廊及西域部分地區,光看控制面積的話,不亞於同時期的西漢帝國。

而西漢帝國在經過六十多年的韜光養晦之後,實力大增,到漢武帝時期,開始對匈奴用兵,以衛青和霍去病為首的西漢將領,將鼎盛時期的匈奴一下子打得毫無還手之力,尤其是霍去病,打到了貝加爾湖,拿下了狼居胥山與姑衍山,導致整個漠南漠北沒有匈奴的王庭,匈奴逃到了更西邊的地區。

漢匈戰爭

在衛青和霍去病去世後,漢匈之間的戰爭則處於膠著狀態,漢朝沒能再取得大規模的勝利,漢武帝晚期,意識到自己的一生發動了太多的戰爭,導致窮兵黷武,國家實力下滑,民眾生活困苦,所以漢武帝下了罪己詔,停止了對匈奴的戰爭,漢匈之間才有一段時間休養生息。

匈奴由於長時間與漢朝的戰爭,引發了一系列的內部紛爭,到了漢宣帝時期,虛閭權渠單於去世,匈奴內部由於爭奪單於之位發生了內亂,其國內一下子出現了五個單於,分別是:呼韓邪單於、握衍朐鞮單於、呼揭單於、車犁單於、烏籍單於,這就是匈奴歷史上的五單於爭位事件,也是匈奴走向衰弱的最重要事件。

最終呼韓邪單於來到長安投靠了漢朝,他是第一個來到長安的匈奴單於,漢朝隨後幫助呼韓邪單於統一匈奴,最終匈奴徹底分裂為兩支,一支是呼韓邪單於領導的南匈奴,另一支是郅支單於領導的北匈奴,郅支單於在公元前36年被西漢名將陳湯與甘延壽在西域所殺,餘部向西逃走,從此消失在中國歷史上,而南匈奴則一直依附於漢朝,直到東漢末年。

漢朝與匈奴的戰爭

三、北匈奴去了哪裡?

關於北匈奴餘部到底去了哪裡的問題,歷史上一直有爭議,郅支單於被殺400年後,在歐洲出現一支匈人部落,這就是被歐洲人稱為“上帝之鞭”的阿拉提,阿拉提占領了今天的匈牙利,然後進一步向歐洲大陸進發,幾乎占領了整個巴爾幹半島,差一點就滅亡了西羅馬帝國,但是匈人是不是郅支單於的後裔一直是有爭議的,沒有確切的文字記載,因為匈奴人沒有自己的文字

按照外貌描述來看,匈人和匈奴人是有些相似的,匈奴在鼎盛時期的軍隊有30萬,按十比一的比例,其人口至少也有三百萬人,郅支單於雖然被殺,他的餘部至少也有數萬人到數十萬人,這些人如果合在一起也是一個強大的部落。

雖然打不過漢朝,但是稱霸中亞是有可能的,他們不敢向東,所以一直向西,直接打到歐洲是有可能的,經過400年的發展,與中亞的很多民族進一步融合,早已經不是原來的匈奴了,但他們的身上肯定還有著匈奴人的特征,由於沒有文字記載,無法推測北匈奴餘部去了哪裡。

匈人之王阿提拉

四、南匈奴去了哪裡?

呼韓邪單於領導的南匈奴臣服於漢朝,中國歷史上著名的四大美女之一的王昭君就是嫁給了呼韓邪單於,這個時候的漢朝與匈奴之間的關系最和諧的,王昭君和呼韓邪單於共同生活了3年,呼韓邪單於就去世了,然後王昭君與呼韓邪單於的長子復株累單於又生活了11年,還生了兩個女兒。

西漢滅亡後,王莽建立新朝,王莽企圖把南匈奴分裂為十五個部落,擁立15個單於,並且還給匈奴單於改名,王莽想把單於改為“善於”或者“服於”,借此打壓匈奴單於的地位,結果導致新朝與匈奴關系破裂,新朝隻存在15年就滅亡了。

東漢建立,南匈奴繼續依附於東漢,公元48年,匈奴再一次分裂為南北兩部,這個時候的匈奴單於是蒲奴單於,但是其內部8個部族擁立呼韓邪單於的孫子日逐王比為單於,後來日逐王比率領4萬多人南下依附於東漢,仍稱南匈奴,而留居漠北的蒲奴單於則變成了北匈奴。

匈奴單於

從公元75年開始,東漢與北匈奴在西域朝廷反復爭奪,到公元89年,竇憲、耿秉等將率領數萬騎兵,聯合南匈奴、烏桓、羌胡兵馬三萬人,攻打北匈奴,在燕然山(今外蒙古國杭愛山)大敗北匈奴,徹底解決了北匈奴的威脅,北匈奴餘部還曾與班超在西域爭奪勢力范圍,但因為主力大敗,再加上鮮卑和烏桓崛起,不斷對北匈奴進行打擊,在隨後的幾十年時間裡,北匈奴漸漸滅亡,大部分投靠了鮮卑與烏桓,小部分融入了中亞或者西域

南匈奴則繼續依附於東漢,直到東漢滅亡,南匈奴則依附於曹魏和後來的西晉,這個時候的南匈奴勢力已經非常弱小了,甚至都不如烏桓和鮮卑,經過兩次的大分裂,南匈奴隻能依附於華夏政權才能生存。

五、西晉後期的匈奴

南匈奴一直存在,盡管很弱小,到了西晉晚期,南匈奴再一次崛起,晉武帝司馬炎去世後,傳位於智商不足的兒子司馬衷,引起賈後亂政和八王之亂,然後西晉內部發生了長達15年的內部戰爭,導致實力消耗殆盡,外族趁虛而入。

西晉時期五胡內遷

首先趁虛而入的就是之前的南匈奴人,這些人祖上有漢朝公主的血脈,大多數改姓劉,與漢朝國姓一樣,比如建立漢趙政權的劉淵,這個時候的匈奴已經極度漢化了,用的是漢姓,建立的政權也是模仿漢政權,劉淵去世後,其子劉和即位,劉聰殺劉和自立為帝。

劉聰在位期間,派手下劉曜與石勒率軍攻破了西晉的洛陽與長安,俘虜並殺害了晉懷帝及晉愍帝,並制造了永嘉之亂,直接滅亡了西晉王朝,劉聰在位8年後去世,他的兒子劉粲即位,隨後漢趙政權陷入內部爭權奪利之中,權臣靳準謀反並刺殺了劉粲,殺死了匈奴族的劉氏皇族,自立為漢天王,同時向晉朝稱臣,之後靳準又被手下所殺,而家族被劉聰的族兄弟劉曜所滅,隨後劉曜在長安稱帝,改國號為趙。

同一時期,還有一個也稱後趙的政權,就是羯族人石勒所建立的,在劉曜與石勒的戰爭中,劉曜被擊敗並被俘虜,隨後劉曜被殺,其政權也被羯族人為主的石勒政權所滅亡,劉氏漢趙政權是匈奴人最後的輝煌,劉曜被殺後,南匈奴人也徹底滅亡,其餘部不是被殺,就是投靠了其他部落,融入了其他部落。

漢人與匈奴人

現在來綜合整理一下匈奴到底去了哪裡?

準確的說法,是匈奴族融入了其他部族,絕大部分是融入了漢族。

1、和親融合。

兩漢與匈奴有著四百餘年的和親政策,漢朝不斷嫁公主或者宗室之女到匈奴,使得漢朝的文化傳入了匈奴,同時在部分匈奴人身上,有了漢人的血統,當然這個人數占比是比較少,除了上層之間的和親,其實漢朝與匈奴民間也有著大量的通婚,這基本上來自於投降漢朝的匈奴人,或者投降匈奴的漢朝人,這就是投降融合。

2、投降融合

兩漢時期,投降匈奴的漢朝人比較有名的有韓王信、盧綰、李陵、李廣利等,據說李陵投靠匈奴之後,他的後裔成長為一支部落,到了唐朝時期,有一支來自今俄羅斯葉尼塞河上遊地區的黠戛斯朝貢團,在酋長失缽屈阿棧的率領下,抵達了唐朝首都長安,黠戛斯酋長自稱是漢朝李陵的後裔,如果屬實,這支部落不僅有漢人血統,而且還有匈奴血統,算是匈奴人和漢人共同的後裔。

和親融合

此外,還有為數眾多的匈奴人投靠了漢朝,這種投靠不是依附,而是單純地投靠,成為漢人,比如漢武帝時期的匈奴渾邪王殺休屠王,並帶領兩個部落的人約四萬餘人投靠漢朝,休屠王有個兒子還是後來漢武帝的托孤重臣之一,叫金日磾,這個部落的王族改為金氏或者獨孤氏,常年生活在漢朝境內,經過幾百年的生活,與漢人沒什麼兩樣,完全融入了漢族

這隻是其中一個例子,像這種匈奴大規模投靠漢朝,生活在漢境內完全成為漢人的例子非常多,這就叫投降融合,這部分匈奴人占了不少的比例,再舉個例子,上面說到南匈奴再次分裂為南北匈奴,其中的北匈奴被鮮卑征服,大部分匈奴人投靠了鮮卑與烏桓,雙方不斷通婚融合,他們的後代被稱為鐵弗人

匈奴人融入了其他部族

鐵弗人在東晉時期,在長安建立了夏國,而鮮卑的另一個部落拓跋氏在南北朝時期,在中國北方建立了一個強大的政權叫北魏,北魏又滅亡鐵弗人建立的夏國,史稱胡夏,鐵弗人又融入了鮮卑人,原本鐵弗人就是匈奴人與鮮卑人的混血,現在又與另一支鮮卑人混血,所以匈奴就不存在,完全融入了鮮卑民族

而鮮卑人建立的北魏政權後來分裂為東魏和西魏,東魏是漢人高歡擁立的,西魏是鮮卑人宇文泰擁立的,東魏與西魏後來被北齊與北周取代,北周滅亡了北齊,又被隋朝取代,隋朝又被唐朝取代,而建立隋朝的楊堅及建立唐朝的李淵又有一半的鮮卑血統,另一半是漢人血統,算是匈奴人又跟漢人融合了,這真是巧合,鮮卑人、匈奴人都跟漢人融合了

3、文化融合

南匈奴在長年依附於漢朝的過程中,雙方一直關系比較好,而且南匈奴多次為漢朝征戰,雙方是臣屬關系,到了後來,南匈奴的單於要漢朝冊封才能算數,比如東漢末年,漢朝不願意封於夫羅為單於,於夫羅連匈奴都回不去,就留在了漢朝參與東漢末年的軍閥混戰,還被曹操打敗。

匈奴人融入漢人

這個時候,匈奴對於漢朝文化是比較仰慕的,大量融入漢朝,比如上面講到的匈奴冒頓單於的後代改為劉姓,再加上常年生活在漢朝邊境,除了服裝與說話不一樣,其他基本都一樣了,這是文化的融合,有更多的匈奴人為了躲避戰亂,移居漢地生活,西晉晚年,大量的胡人開始內遷,包括匈奴人,這也是五胡亂華的先兆。

劉氏匈奴人其實最恨的就是終結漢朝的司馬氏,所以對待晉朝非常殘酷,他們自認是漢朝皇族的後裔,因為身上有一半的漢人血統,這就是文化融合,這讓大量的匈奴人融入了漢族,如果問匈奴人到了今天演變成哪個民族?最多的應該是漢族了

其次是鮮卑人,比如有的史書上說北魏時期的柔然人是鮮卑人與匈奴人融合的後裔,但是北魏以後世分裂的東、西魏以及取代他們的北周、北齊的鮮卑人,全部融入了隋唐的漢人之中,所以另一部分匈奴人與鮮卑混血後,他們的後裔又與漢人混血。

最後就是融入當地的民族,匈奴的勢力很大,控制區域也很廣闊,在衰敗的時候,有不少匈奴人就近融入了當地的部族,比如公元前60年,匈奴東蒲類王茲力支率領部眾1700人投靠了漢朝的西域都護鄭吉,鄭吉就近把這些匈奴人安置在西域,今新疆準噶爾盆地西南部,這些匈奴人就地生活了下來,隨著時間的變遷,這些匈奴人就融入了當地。

再一個就是北方的遊牧民族,匈奴在衰敗之後,生活在北方的匈奴大多就近融入了其他部族,比如東胡、煩煩、鮮卑、烏桓、月氏、柔然等等,已經無法準確考證了,匈奴完整地融入了其他部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