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作霖被日本人炸死前,究竟經歷了什麼?

1928年1月,蔣介石發動二次北伐,他出任國民革命軍總司令,將國民黨各派軍隊編為一、二、三、四集團軍。蔣介石自己兼任第一集團軍總司令,馮玉祥、閻錫山、李宗仁分別擔任第二、三、四集團軍總司令,向奉系軍閥張作霖發動進攻。

彼時張作霖是北洋軍閥中最大的實力派,張作霖本人被北洋軍閥各派聯合推舉為海陸軍大元帥。早在蔣介石第一次北伐時,張作霖作戰失利,導致列強將外交中心轉移到南方,張作霖因而失去外援,急忙發佈“和平息爭令”。

正巧1927年春夏之際,國民黨發生內訌,張作霖又趁機翻臉,發動反攻。8月25日,孫傳芳部曾一度奪取徐州,攻占浦口,渡過長江而進軍龍潭。奉軍嫡系於10月向京漢線和京綏線之間的閻錫山部發動進攻。當奉、晉兩軍相持不下時,馮玉祥部在隴海線向張宗昌部展開猛攻。12月,馮部與南京北伐之師聯合重新奪取徐州。

蔣介石發動二次北伐三個月後,即4月時,張作霖瀕臨全線潰敗的境地。這時張作霖意識到,革命軍勢不可擋,北洋政府大限已到,於是接受現實,1928年5月9日通電停戰息爭,撤軍出關。

可以說與北伐軍交戰,使張作霖觸及了自己軍事實力的天花板。但張作霖沒料到,一場橫禍將打斷他割東北以自保的美夢。

早在1927年6月,日本政府召開“東方會議”,決定對華政策采取強硬方針,擴大其在滿蒙地區的特權。總之就是升級其侵華政策。會後,日本駐華使節對奉系展開外交攻勢,“抗議”東北當局集資修建的一些鐵路項目。日方認為:奉方自建與南滿鐵路平行的交通幹線,將嚴重影響日本在“滿蒙的權益”,對其在東北的“經濟發展實大有損害”,蠻橫要求獲取新的滿蒙鐵路修築權。

日方的高壓強索政策激起東北百姓的愛國義憤,奉天、長春等地爆發聲勢浩大的反日運動。“滿蒙交涉”一度被迫中斷。東北當局一面在外交上敷衍日方,一面日夜兼程搶修鐵路。是年夏秋,一些鐵路項目提前竣工,東北當局所轄各路相繼實行聯運,東北工商業因而大為振興。

1927年10月,為突破日奉談判的僵局,日本首相派滿鐵社長山本條太郎為代表抵達北京,與張作霖舉行秘密談判。日方以預付數百萬元現金為誘餌,要求與奉方立即簽訂在滿蒙地區承建五條鐵路的契約。

張作霖這次鐵了心要抓牢東北的權益,不向日方讓步,所以一再拖延與日方的談判,並屢屢更換談判代表。直到1928年5月,濟南事變,也就是奉系全線被北伐軍擊敗後,張作霖為自保,才匆匆草簽敦化至圖們江、長春至大賚等四路契約。

後來日方再三逼迫張作霖履行鎮壓郭松齡反奉時所承諾的密約,由於事過境遷,張作霖不想履約,於是又用推諉拖延的策略,不肯實踐承諾。

1928年5月17日,日公使芳澤向張作霖遞交日本政府照會,聲稱北伐戰爭即將擴展至京津地區,如果“戰亂波及滿洲”,日本政府將以武力幹涉維護其侵略利益。

芳澤一面警告張作霖必須迅速撤軍出關,一面乘機逼索日奉密約所承諾侵略特權。張作霖對芳澤的威逼恫嚇,勃然大怒,嚴詞拒絕。

1928年5月25日,北京政府照會日方,聲明“東三省及京津地方,均為中國領土,主權所在,不容漠視”。

張作霖做的這幾件事徹底激怒了日本人。顯然,日本人認為張作霖已經是一個不受控制的代理人。5月30日,張作霖召開緊急會議,他采納張學良、楊宇霆的建議,下達總退卻令。6月3日,張作霖乘專列出京。次日凌晨五時,專列行至奉天城西郊皇姑屯車站,穿過京奉路與南滿路交叉處的鐵路橋洞時,日本關東軍高級參謀河本大作指揮啟動爆炸裝置,一聲巨響,張作霖所乘的鐵甲車被炸毀。

張作霖身受重傷,被送回大帥府,數小時後身亡。事後,日方偽造現場,極力掩蓋真相,並四處挑釁,企圖乘機動用武力,擴張殖民統治。面對危局,奉天當局處置鎮靜,直至張學良微服返奉後,才宣佈發喪。張學良子承父業,被推舉為東三省保安總司令。他繼任後,集國難家仇於一身,以文件被毀為由,拒絕履行張作霖生前草簽的滿蒙鐵路條約,遏制日本的侵略擴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