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宮院長說博物,李文儒來青分享“紫禁城六百年”

近日,故宮博物院前副院長李文儒攜新作做客青島方所書店,與青島啤酒博物館館長薑衛進行瞭“當紫禁城遇上醉美博物館”的對談。從皇宮到故宮,建築、歷史、文物、文化,我們今天應該如何看待故宮?李文儒以《紫禁城六百年:帝王之軸》和《紫禁城六百年:東宮西宮》新作做客青島,帶領大傢用現代眼光重新審視故宮的前世今生,闡釋自己對故宮文化的理解。

從明清兩代的皇室宮殿,到今天全人類的文化遺產,古老的紫禁城,今年600歲瞭。作為世界上保存最為完整、規模最大的中國皇宮建築群,故宮如今成為全世界參觀人數最多的遊覽勝地,僅2019年遊客量即超過1900萬人次。

提起故宮,人們馬上能想到宮殿和建築群。但其實故宮主要由兩大塊構成,一塊是600年的皇宮,它震撼、神秘,是世界上最大、最完整的木質結構皇宮建築群;另一塊就是故宮藏有的180多萬件(套)歷代文物,這也是看點。李文儒認為“故宮博物院有180餘萬件珍貴藏品,需要進行學術研究,這是作為一個文化機構、公共文化服務體系,它和社會的關系和公眾的關系,也需要如此。博物館在現代媒體、融媒體的條件下,高新技術不斷發展的時代,博物館文化如何傳播需要思考。”

前身是皇宮轉型到博物館,無疑是故宮博物館的最大特色,也是它在中國博物館中獨一無二的特點。紫禁城600年可以很明確分成兩個階段,前500年是皇帝住的皇宮,後100年是博物館,從統治整個國傢的皇權象征,變成瞭人民的博物館,再變成瞭現代公共文化空間,這是兩種性質完全不同的文化形態,是人類歷史的巨大變遷。從皇帝的“小眾”到如今公眾的“大眾”,兩種看似尖銳對立的兩種文化形態,在同一個不曾改變的結構空間裡存在著。

在到故宮之前,李文儒原在國傢文物局工作,因而一直把這些建築和文物當作文化遺產來看待,覺得它們是需要好好保護的。李文儒在故宮的工作主要分為三部分,第一部分是學術研究,包括整個故宮博物院的學術研究;第二部分是數字技術,把故宮博物遠的資源、藏品數字化,用數字技術來做采集、保存和更廣泛、更有效的傳播,用最新的數字技術輔助博物館做文化管理和文化傳播;第三部分是故宮文創。

林文儒坦言在他工作的幾十年來,故宮每年的參觀人數都百萬級地增加,在2019年已達到1900萬人參觀,其中也不乏很多年輕人。年輕人一方面是對傳統文化充滿興趣,另一方面也是新鮮好奇,再加上故宮這兩年的傳播力度也加大瞭,有很多紀錄片和文創產品。近年來,故宮文創市場火熱,李文儒對此表示,文創僅僅是博物館的輔助性手段,它有博物館文化的傳播會起到助推作用,它不會成為一個博物館的主要內容。但不管是故宮“熱”還是故宮文創“火”,最根本的原因是我們整個國傢、社會對文化遺產、對我們歷史的關註度越來越高瞭。

面對這樣的故宮“熱”,當每天無數人湧進昔日的皇傢禁地自由自在參觀之時,李文儒也經常在想,他們(遊客)是為何而來,是以什麼樣的目的來博物館的。是對帝制權力的向往?是對皇傢生活的獵奇?對此,李文儒也有很多擔憂,擔心的是這麼多人進進出出,抱著什麼樣的想法願望來?又帶著什麼樣的想法願望離開?很多人來故宮不是把它當作博物館來看的,而是來看三宮六院、看皇帝寶座的。用他的話來說,“我生怕今天的人僅把故宮當成皇權帝制文化的符號。”在早前的采訪中,李文儒曾提出瞭自己的期許“理性地看待古老的皇宮,理所當然應該成為國民通識。所以,當編輯將這本書定位為國民故宮文化通識書,我是不反對的。但我覺得這個“識”有兩個方面,一方面是知識,一方面是見識。在這本書中,我看重的是見識,也想讓我對故宮的看法成為一種共識。雖然我知道這是不可能的,但我還是想影響更多人,哪怕隻引起人們思考也算起到作用瞭。毋庸置疑,600年後的故宮依然是世界上保存最為完整、規模最大的中國皇宮建築群。走進故宮,應該將更多的目光放在科學價值、藝術價值、審美價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