賀彪之子賀平:鄧公女婿,和鄧榕經人介紹相識,曾高價奪回國寶

2021年的春節聯歡晚會上,一個叫《國寶回傢》的節目驚艷瞭在座的觀眾,也驚艷瞭電視機前的觀眾們。通過向大傢展示一件流失海外近一個世紀的國寶—天龍山石窟第8窟北壁主尊佛首,觀眾們得以窺見我國古代壁窟文化的精美藝術。

作為2020年海外回歸的第100件文物,這尊佛首有著重要的紀念意義,為我們的這個春節增添瞭一份團圓喜慶的色彩。

天龍山石窟開鑿於北朝晚期到隋唐時期,石壁上的佛像神態安詳、高雅,體態優美,線條溫潤,歷來被認為是中國石窟藝術轉變的典型作品。

但是在20世紀20年代,天龍山石窟遭到瞭大規模的盜鑿與破壞,許多尊雕像被運往國外,幾乎所有的造像頭部都被盜走,這些文物幾經易手,現在存儲於海外的博物館與私人收藏者手中。

除瞭天龍山石窟,敦煌石窟等洞窟壁畫和雕像群也遭到瞭不同程度的破壞與盜運,為我國的石窟文化帶來瞭深重的災難。

2020年9月14日,國傢文物局向日本東瀛國際拍賣株式會社啟動瞭追索機制,終於在2020年12月12日成功將佛首運抵北京,一尊闊別傢鄉近百年的雕像終於重回祖國的懷抱。如今這尊雕像正在北京魯迅博物館展出,會一直延續到3月14日,之後就將啟動佛像歸位的修復工作。

隨著中國的發展和國傢地位的提高,人民生活水平也相應的提高瞭,一些有識之士本著一顆愛國之心,也會主動將流落海外的國寶以高價購回,無償獻給祖國。

賀彪之子賀平就是這麼一位愛國人士,他曾以高價奪回瞭流落海外多年的圓明園鎮門十二生肖中的三首,為我國的文物事業做出瞭不可忽視的貢獻。

開國功臣賀彪的兒子

賀平的父親賀彪是湖北江陵沙崗鎮人,17歲的時候就參加瞭革命,是一位德高望重的老革命傢。1930年,21歲的賀彪加入瞭我黨,並且將自己此後的一生都奉獻給瞭我黨和共產事業。

賀彪入黨後,先後在紅二軍團醫院擔任看護長和醫訓隊隊長。長征期間,他負責擔任衛生部部長。抗日戰爭期間,他被調到八路軍120師團,擔任衛生隊隊長、旅團的衛生部部長職位。

解放戰爭時期,他仍然堅持奮鬥在一線,是野戰部的後勤和醫療重要領導人。在艱苦的鬥爭歲月裡,靠著醫療人員的奮力搶救,無數將士的命才得以保留,賀彪為革命的勝利作出瞭不可估量的貢獻。

新中國建成後,各個政府職能部門都需要優秀的人才進行整改和領導,賀彪就是那個為中國的醫療衛生事業出謀劃策的人。

可惜的是,這樣的老革命傢也成瞭“文化大革命”批鬥的目標,當時許多人都因為莫須有的“罪名”遭到瞭不公的命運。61歲的賀彪被下放到江西,一傢人經歷瞭非常困難的時期。比起眼前的艱苦日子,賀彪和妻子更擔心獨自在外生活的孩子們。

直到有一天,賀平寄來瞭一張女孩的照片,他告訴父母,照片上的女孩叫鄧榕,是鄧公的小女兒……兒子的感情生活有瞭進展,老夫妻兩臉上也綻開瞭久違的笑容,不論哪個年代,兒女永遠是父母最掛念的對象。

鄧榕的丈夫

而此時,鄧公也得到瞭“賀平要到江西來”的口訊。原來,鄧一傢也被下放到江西進行勞動改造,這個沒頭沒腦的消息好似春天裡的一股風,為氣氛沉悶的傢庭註入瞭一絲活力。

當傢人問道,“賀平是誰”時,鄧榕支吾瞭半天,最後害羞地說:“就是賀彪傢的老三!”父親聽後,嚴肅的臉上也不禁露出瞭笑容,他說道:“賀彪我認得——有本事,骨頭也硬!”言下之意,對這門親事的親傢還是很滿意的。對於鄧公來說,小女兒鄧榕無疑是他最寵愛的女兒,在選擇女婿一事上他格外認真。

後來,我們在鄧榕的回憶錄中可以窺見一些兩人相識的趣事:1971年鄧榕被下放到陜西,著名老將軍呂正操的女兒呂彤巖也正好分配到離她不遠的衛社衛生院做醫生,兩個年輕人千裡之外喜相逢,自然是高興地不得瞭。

後來鄧榕經常抽空去找呂彤巖聊天,有一次呂彤巖對她說,“我認識一個人,叫賀平,一定跟你合得來!”說著就真的介紹給鄧榕認識,在陜西那樣貧瘠的黃土地上,兩個年輕人的愛情故事也更顯得單純和浪漫,最後這份真摯的感情修成瞭正果,鄧榕與賀平結合到瞭一起,一生相知相伴,令人羨慕。

有人說鄧榕是個非常幸運的人,選擇父親時,上天為她選擇瞭一個偉人,選擇丈夫時,她選擇瞭一個好人。

高價奪回三首

2000年4月,在香港佳士得拍賣行的拍賣會上,中國保利集團以3000萬港幣的高價購回瞭一套拍賣品:圓明園十二生肖獸首銅像中的牛、猴、虎首。這則令人振奮的消息立即傳遍瞭海內外的華人圈,更是在國內引起瞭轟動。

誰都知道,圓明園獸首是被八國聯軍奪去的重要文物,自1860年開始一直流失海外,經歷瞭140年的風風雨雨,三尊散落在外的銅像終於能夠回到故土,這多虧瞭時任中國保利集團董事長的賀平。

當賀平收到三尊獸首銅像將要在香港拍賣的消息後,他立即要求保利集團不惜一切代價奪回國寶,這才以壓倒性的強勢價格拍下瞭這套文物,如今三首就存在保利藝術博物館內。

其後,像是受到瞭鼓舞一樣,國內許多知名富商都開始瞭尋回文物的義舉,我國對拍賣我國流失文物的做法也提出瞭強烈的抗議。

2007年的蘇富比拍賣會上本要拍賣一件圓明園馬首銅像,但是遭到瞭中華搶救流失海外文物專項基金會的堅決反對,馬首銅像的拍賣隻能暫時擱淺,在賭王何鴻燊的周旋下,最後蘇富比在拍賣會舉行前以6910萬港幣的價格將馬首銅像賣給何鴻燊,後者宣佈捐贈給國傢,馬首目前也保存在保利藝術博物館內,靜靜地等待著其他的獸首回歸、團聚。

說起中國保利集團,很多人可能以為是一傢私營企業,其實它是一傢有傳統的國企。八十年代,根據中共中央、國務院和中央軍委的聯合批示,成立瞭三傢集團公司,保利集團就是其中一傢。

而賀平當時能夠加入保利集團並且擔任董事長的職位,除瞭他自身的地位功勞以外,還因為他父親是開國功臣賀彪。這既是新中國對老革命傢和其傢屬的信任和重視的表現,也是他們對國傢一片赤誠的回報。

在賀平的管理下,保利集團在國寶追回一事上做出瞭傑出的貢獻,鼓舞瞭整個華人圈對流失在海外寶物追回的信心,喚醒瞭人們的愛國情懷。

小結:

我國老一輩的革命傢也是我國的重要遺產寶物,他們不僅自己身先士卒,為瞭保傢衛國不惜付出瞭自己的青春與生命,他們對自己的下一代也是按照這樣的思路去教育,為我們國傢培養出瞭最忠誠最真摯的社會主義接班人。

在一代又一代的人的共同努力下,新中國才會越來越富強,更多的人才能安居樂業,忘卻戰爭所帶來的傷痛。

近年來,隨著中國國傢地位的提升,以法律途徑追回文物變成瞭可能,在我們的據理力爭下,2019年有千餘件流失海外的國寶追回,2020年有百餘件。相信在不久的將來,這些璀璨的明珠將陸續回到養育它們的土地上,這是所有華人的共同心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