稱號:“全國抗新冠肺炎疫情先進個人”曲紅平:“特護醫學老兵” 共產黨員“新兵”

人物小傳

瞿紅平,1967年生於上海,2020年3月加入中國共產黨。現任上海交通大學醫學院附屬瑞金醫院重癥醫學科主任、主任醫師、博士生導師。當了30年醫生,他始終堅守在重癥監護的第一線,特別是2020年2月11日至4月17日,他帶領團隊落戶上海公共衛生臨床中心重癥監護室,救治新冠肺炎的危重病人,堅守上海抗疫的最後一道生命之門。2020年9月8日,曲紅平被授予“全國抗擊新冠肺炎疫情先進個人”稱號。

“重癥醫學是靠持久力的馬拉松,我們的職責就是幫助患者一起跑好這場生命的馬拉松。”

什麼是重癥醫學?重癥醫學是人生最後一道防線。上班前,是上海交通大學醫學院附屬瑞金醫院重癥醫學科主任曲紅平教授每天到病房後做的第一件事。

心臟電腦監護儀、纖維支氣管鏡、重癥超聲、血氣分析儀、血液過濾器、呼吸機……這是上海交通大學醫學院附屬瑞金醫院10號樓5樓,是電視上紅燈閃爍的“ICU”(重癥醫學科),也是屈宏平的戰場。

“火線入黨無比光榮,‘老醫生’獲新生命”

回到2020年3月18日,上海公共衛生臨床中心正在舉行一場特殊的入黨宣誓儀式:36名白人士兵堅守不同的病房,站在黨旗前,通過手機和電腦舉起右拳,莊嚴宣誓自願加入中國共產黨。

關於加入中國共產黨,屈宏平這樣說:“我是重癥醫學的老兵。我莊嚴宣誓加入上海治療新冠肺炎病人第一線的黨組織,成為中國9000萬共產黨員中的“新兵”,讓我終生難忘。FireWire入黨是極其光榮的。可以說一個‘老醫生’獲得了新生。”

為什麼在這個特殊時刻要接近黨組織?屈宏平回憶了在上海公共衛生中心的67天67夜。“黨員是一面旗幟。在公共衛生中心,黨員一次次主動打架,深深感染了我。”他說,很多兄弟醫院也是支部書記掛帥,有一大批黨員積極分子在抗疫一線。他們不怕危機,能在關鍵時刻搶先一步,迎頭趕上。正是這些黨員的先鋒模范作用,進一步堅定了他和身邊其他非黨員向黨組織靠攏的決心,莊嚴地在火線上提交入黨申請書。

重癥救治箴言:挑戰未知,永不放棄

在上海公共衛生臨床中心重癥監護室,瑞金醫院曲紅平團隊奮戰在搶救最危險的復冠肺炎患者的第一線,面對病毒的挑戰,戰勝身體的極限,撐起每一條生命的危險期。其中,該小組成功地用ECMO(體外膜氧合)技術治療了一名62歲的新冠肺炎危重患者,隨後康復並順利出院。它在ECMO 47天的支持一度打破了上海的醫療記錄。

“危重病人的治療需要挑戰現有醫療保健的局限性。”屈宏平說,疫情一線治療經驗也給他帶來了很多醫療理念和技術上的新思考。“在新冠肺炎,對危重病人的治療是對整個醫療領域的一個極端挑戰。我們遇到了許多前所未有的情況,采取了一些前所未有的措施。由此,我們可以看到以前看不到的結局,也提示我們在危重患者的治療上要堅持兩點。一個是敢於挑戰未知,打開迷霧尋找出路,一個是永不放棄。”

回到瑞金醫院大本營後,曲紅萍依然是ICU“隨叫隨到”的負責人,在這裡同樣驚心動魄。

屈宏平講了一個最近讓他印象深刻的病人。40歲患者因肺部感染來到呼吸科治療。出乎意料的是,在常規篩查中,醫生發現他的腎上腺gl

“沒多久我們就發現源頭是腎上腺腫瘤,導致患者免疫功能低下,引發肺部感染、膽道梗阻等一系列問題。因此,腎上腺腫瘤切除術的手術適應癥非常強;然而,他的反手術適應癥同樣強烈。由於對腎臟的嚴重損傷和內分泌失調,該患者似乎無法承受再次手術。”曲紅平在重癥監護室觀察了瀕死患者,患者繼續接受床邊透析(CRRT)的腎臟替代治療。

人生正處於喘息期,屈宏平在等待機會。經過50多天的CRRT治療,他通知手術小組準備切除腫瘤。“沒有絕對的最佳條件。我們需要在感染控制的缺口中找到患者內部環境相對穩定的時期,創造解決根本問題的機會。”屈宏平形象地說,疾病如潮水般沖擊身體,醫生需要在谷峰間隙尋找生命的機會“化敗為勝”,這要靠技術,靠經驗,靠日夜守護生命,靠細心觀察。

經過兩個多月的治療,曲紅平的球隊,這個沒有放棄,挑戰極限的球隊,取得了最好的成績。患者手術成功,解決了原發病,康復出院順利。

strong>“幫助患者一起跑好生命的馬拉松”

從醫30年,瞿洪平長期奮戰在重癥醫學領域,從汶川地震到H7N9禽流感等,在許多重大公共衛生事件的現場,總能看到他的身影。瞿洪平也特別感慨:重癥醫學學科正是伴隨著重大事件的發生而逐漸確立其地位,不斷發展壯大,成為阻擋在危重病人和死神間的最後一座堡壘。

學科發展,越來越多的新技術應用於重癥醫學,瞿洪平有著自己的堅持:完整體系化的治療一定是去利用技術,而不是受制於技術。以這次戰“疫”中 被視 作“生 命 神 器”的ECMO為例,瞿洪平總在想:並非用ECMO或者使用時間越長,就越厲害, “技術當然越先進越好,但我們不能因為技術發展就迷失了方向,我們的目標要始終清晰——那就是更好救人”。

談到重癥醫學的未來,瞿洪平深深感到,在老齡化愈發明顯的今天,很多患者的病情很難從單一器官病變判斷,這是醫學發展面臨的突出問題,綜合的全科ICU發展有其必要性。也因為對老齡化社會的體察,瞿洪平在接受采訪時反復提及一點——人文關懷、身心同治。

這些年,他努力改善著ICU的環境,連燈光明暗度都不放過,通過光線調節改善重癥監護室的幽閉情況。有些老人每天在燈光照射下會產生晝夜節律紊亂和恐懼心理,讓患者盡可能接觸自然光線,盡量保持正常的自然界作息規律,這也有助於緩解患者的緊張、焦慮心理。

他還與記者暢談重癥監護病區的5G技術使用,借助5G、3D、VR、AI技術幫助患者和家屬取得實時“面對面”聯系以安撫情緒。

抗疫的經驗,也沿用至他如今所在的重癥監護病區。 “如今我們開始更早應用俯臥位,幫助患者更快地康復。”瞿洪平不斷探索並拓展重癥醫學科的邊界,前伸至如何在更早期預防、縮短危重的過程,後延至如何在延長生命、保證質量的同時,減少社會資源消耗,達到良性的循環。

“重癥醫學不是靠爆發力的沖刺跑,而是靠持久力的馬拉松,我們的職責就是幫助患者一起跑好這場生命的馬拉松。”瞿洪平說,重癥醫學就是病人的最後一道防線,挽救生命,幫助患者重回家庭和社會,是這個“戰場”上的醫務人員的使命。